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0日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後,香港輿論出現兩極化反應。由於反對派的聲音是同中央“對著乾”的,因此比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對白皮書的支持更為招眼。
  從“時間表”看,香港社會將迎來反對派人士組織的非法“6·22”公投、“7·1”大游行,以及“占領中環”等。一個問題是:香港在發生什麼,是在出現市民社會同中央的集體對抗嗎?
  我們認為不是。應當說,香港迄今的社會狀態大體處於“一國兩制”所規定的正常範圍內,但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傾向。“一國兩制”的實際展開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爭議,反對派試圖把這一前所未有的人類政治實踐儘量朝著他們希望的方向推。他們展現的策略在香港體制下幾乎是必然的。
  然而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兩制”上面有“一國”的框制。這兩者的關係在法理上是清楚的,如果香港一些人有困惑,通過中央的解釋也很容易釐清。但把這一重大關係在香港社會完全展開,直至深入人心,現在看來卻是一個長期過程,這當中註定有一些“鬥爭”。
  這種“鬥爭”有一部分是正常的,香港社會和內地社會都應坦然接受。反對派就是專門來攪局的,他們要實現自己權利、尤其是影響力的最大化。由於“一國兩制”很新,是人類政治創舉,無經驗也缺共識,這些“鬥爭”就會闖到邊緣地帶甚至某些“紅線”附近。
  中央的白皮書做了一次系統性申明,有針對性地進一步劃清了“一國兩制”的主要線條。這是對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而不是一個國家的政治鬥爭生態做出整理,避免政治上有些過熱的香港迷失方向。
  對反對派力量來說,白皮書給他們“潑了一瓢冷水”,他們短時間內會有較為激烈的反彈,但從長遠看,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必須也只能接受白皮書所陳述的原則,儘管他們嘴裡不會服軟,會繼續展現對抗姿態。因為除了在白皮書指出的軌道上從事政治博弈,反對派的選擇餘地很小。
  反對派的力量是無法同中央對抗的,他們的舞臺的確在這個強大國家的“掌心”里。一些人對西方力量的支持抱有幻想,但這種支持無法在決定性的領域和時刻轉化成有實質撬動力的杠桿。多數反對派人士對此應很清楚,少數抱不切實際幻想的極端反對派人物未必總能主導他們的陣營。
  由於2017特首普選逐漸臨近,一場香港回歸後前所未有的“激烈鬥爭”在所難免。這場鬥爭後,香港的一些重要政治規則都將成型。
  這場鬥爭的“正方”包括有香港特區政府、建制派、經濟界人士和希望香港保持穩定的民眾。“反方”是“泛民主派”陣營和他們的支持者。只要中央亮明態度,堅定地支持“正方”,或者反過來說,“正方”堅定地支持中央對“一國兩制”的闡釋,那麼香港平穩度過2017特首普選,就沒什麼懸念。
  由於西方顛覆中國的主要“主戰場”轉移到意識形態領域,香港泛民派發動意識形態進攻與西方形成危險響應,這會一定程度上影響各方對他們同中央“鬥爭”性質的認識。他們應對此有所警覺。
  我們不要指望反對派人士有一天會站出來說:“香港真好啊。”在可預見的未來內,他們一直會說“香港不好”。對他們既要寬容,也要依法制約。他們有表達尖銳意見的權利,但他們無權為了自己政治利益賭上香港的穩定。在核心問題上,國家無須看他們的臉色。▲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2009

iy39iytc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