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僅兩名乘客持他人護照登機,不存在“中國公民護照被盜用”,馬航此前公佈信息有誤
  全球假護照至少有4000萬本,國際刑警組織警告要高度重視
  晨報特派記者 李曉明北京報道
  如果哪一天你坐飛機出行,坐在旁邊的陌生人其實不是他或她的真身,你會害怕嗎?
  馬 來 西 亞 航 空 公 司MH370航班“失去聯繫”已經3天,其實大家都清楚發生了什麼,做好最壞準備,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力量,正在可能失事海域全力搜救。在海上,中國出動了海軍、海警、救撈、遠洋等9艘艦船;在天上,動用了10顆各種衛星;在國界之間,外交部、公安部等多部委成立中方聯合調查組,於昨天晚上抵達馬來西亞,參與調查。
  MH370航班,你究竟墜落在了哪裡?大家都很心焦,這個謎底還需要多久才能揭開?這個很重要,能給遇難家屬一份交待,能給事故調查一個開始。
  其實,人們心頭還有一個謎,“謎中謎”就是MH370航班上的兩本冒用護照。在8日晚間,最多傳出有4人冒用他人護照的說法,涉及意大利、奧地利、俄羅斯和澳大利亞。這怎麼看都有點007電影的味道。在電影里,隨便從抽屜里、保險箱里找出本假護照,然後穿行在全球各地,瀟灑行事,觀眾都懂的,這是劇情的需要。但一旦發生在現實生活中,還真讓人不寒而慄,恐怖陰雲一時間覆蓋心頭。
  究竟有沒有假護照?有幾本?表態幾經反覆,馬來西亞民航局總監愛資哈爾丁9日承認:有兩名乘客使用虛假護照信息登機,吉隆坡國際機場現場監控已經鎖定這兩名乘客的畫面。他說的“兩人”,一持意大利被盜護照,一持奧地利護照。10日,馬來西亞代理交通部長在吉隆坡說,馬方已將兩名假護照持有者的視頻給了情報部門,不久後會公佈給媒體。
  截至晨報發稿,有關部門終於確認持假護照者就此兩人。接下去,就是等“幽靈”的真面目揭開了。
  但經此一驚,全球假護照泛濫的問題,也成了關註焦點。按照國際刑警組織的數據,全球有4000萬本被盜、丟失護照,它們都可能成為“幽靈”們的身份牌。這可如何是好?
  MH370航班上有“生還者”?
  上名單≠上飛機
  當8日航班乘客名單公佈時,許多人都陷入痛苦,都期盼親人能平安歸來,甚至有人說能打通失聯親人的手機,或是看到QQ在線。
  但有兩位本該在飛機上的人卻自己“回來”了。
  路易吉·馬拉爾迪,Luigi Maraldi,意大利籍,今年37歲。
  克裡斯蒂安·科澤爾,Christian Kozel,奧地利籍,今年30歲。
  他們既是MH370航班的乘客,也不是。因為在飛機上的,只是他們的名字和護照,而他們本人的真身,其實安好。
  意大利外交部發言人在羅馬說,雖然馬拉爾迪的名字在名單上,但MH370航班出事時,他正在泰國普吉島旅行。馬拉爾迪還於9日出席泰國警方的新聞發佈會,向記者展示了補領的護照。他透露,去年在普吉島的一家出租汽車公司租車時,護照被偷走。
  奧地利外交部發言人則在維也納說:“馬航公佈的旅客名單上有克裡斯蒂安·科澤爾。我們系統回饋的信息是,他18個月前在泰國旅行時護照就被偷。”奧地利警方證實該名男子安全在家。
  顯然,普吉島很受歐洲游客青睞,克裡斯蒂安·科澤爾報失護照的地點也是普吉島。
  兩個“幽靈”想襲擊客機?
  使用假證≠恐怖分子
  國際刑警組織秘書長羅納德·諾布爾說,使用被偷護照登機本身就非常令人擔憂。國際刑警組織有一個丟失旅行文件(SLTD)數據庫,因“9·11”事件,於2002年建立,以阻止恐怖分子使用假證件入境。目前,主要有美國、英國、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及其航空公司查詢SLTD數據庫。但許多國家在檢查失竊護照問題上都存在漏洞,需要提高警惕。他對馬航就不太滿意,批評其存在管理漏洞,“如果馬航認真檢查他們的護照,我們就不需要懷疑客機上是否有恐怖分子使用了偽造的護照。”
  國家民航局局長李家祥昨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接受記者採訪說,非常遺憾仍無確切消息,下一步會進一步加大搜索範圍。對於失聯客機上發現的假護照問題,目前正在進一步查證。中國公安部門已趕赴馬來西亞與馬方共同調查這一問題。
  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昨天表示:失聯客機上確實有兩名乘客持他人護照登機,公安部工作組正專門調查此事。針對有報道稱也有中國公民護照被盜用,經核實,該情況並不存在,系馬航提供了錯誤信息。
  最終在10日晚間,新華社記者從中國公安部獲悉,經國際刑警組織對馬航失聯客機上全部外籍乘客信息與國際刑警組織被盜與遺失旅行證件數據庫進行比對,除前期發現兩名乘客持意大利和奧地利被盜護照登機外,未再發現持用被盜護照登機的情況。目前,公安部工作組正在馬來西亞與馬方繼續開展聯合調查。
  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昨天也確認了154名中國籍乘客中未發現可疑人員。至此,MH370航班上只有2人身份成謎,他們究竟是偷渡客,還是另有所圖?
  兩個“幽靈”是偷渡客?
  飛北京≠要入境中國
  中國社科院東南亞問題專家許利平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認為,這兩人冒用護照登機,不一定就是恐怖分子,也有可能是經馬來西亞到北京中轉,再偷渡到歐洲。
  許利平推測,馬來西亞機場的安檢相對北京比較寬鬆。如果外國人拿著已經訂好座位的聯程機票,乘坐國際航班過境中國,就不涉及過海關,直接在等候廳就可以走了。“可能存在這樣的一種偷渡鏈條:在游客比較多的泰國偷護照,在安檢比較松的馬來西亞上飛機,到無需過境簽證的北京中轉到歐洲。”
  北京口岸早已於2013年1月1日開始執行對45個國家的公民72小時過境免簽政策,也就是乘飛機路過北京前往第三國,可以享受免簽證待遇,出機場在北京市停留72小時。 24個歐洲申根簽證協議國家都在這名單中,自然包括意大利和奧地利。72小時過境免簽政策在上海、廣州、成都等口岸同樣施行。
  記者查閱相關報道發現,類似偷渡案件不罕見。今年1月13日,北京邊檢總站的民警發現兩名旅客形跡可疑,持用的是歐洲某國護照,但卻從東南亞乘航班到北京中轉再前往歐洲,進一步檢查後發現,對方護照有多處偽假嫌疑,而且他們還有4名同行者。經鑒定,6人護照均系偽造。六人隨後承認,他們一直想去歐洲打工掙錢,由於去這些國家的簽證很難辦,於是決定以中國為跳板,繞道實施偷渡。
  兩個“幽靈”本計劃如何?
  買南航票≠南航要擔責
  記者查詢了假“路易吉·馬拉爾迪”和假“克裡斯蒂安·科澤爾”的機票,都於3月6日預訂,地點是泰國旅游城市芭堤雅,機票價格2萬多泰銖(約合625美元),機票為連號。英國金融時報10日報道稱,是一家泰國旅行社為他們訂的票,當時只要求最便宜,幾經更改後才訂了MH370的機票。
  需要指出的是,兩人其實購買的是中國南方航空的機票,是三段的聯程機票,但都是航班代碼共享,也就是南航的票、其他公司的飛機飛。航班代碼共享是航空公司擴大網絡的常用手段。
  三段的聯程機票具體是:第一段從吉隆坡飛往北京,實際乘坐馬航MH370航班,南航代碼共享航班號是CZ748;如果他們能到達北京,還將乘坐實際由荷蘭皇家航空公司承運的航班前往阿姆斯特丹,在那裡兩人才分道揚鑣,“馬拉爾迪”繼續前往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科澤爾”前往德國法蘭克福。
  當這樣信息被披露後,有輿論想藉此攻擊南航。在MH370航班上,有7張票是這樣的共享票,包括兩位假護照持有者。南方航空公司董事長司獻民9日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小組討論時作出回應:按照國際慣例,這是提高收益的市場行為。在代碼共享的協議里明確,“誰承運誰負責(安全),誰的飛機誰負責(安全)”。買共享票,就像在超市選購東西,有多個結賬的通道,而南航正是提供了一條通道,在此其中,航空公司無法在售賣機票時辨別包括護照在內的身份證件的真假,機場邊檢或移民局應在登機過程中對證件進行核實。
  為何泰國防不住護照造假?
  保證不在泰國濫用≠不會被偷運出泰國
  馬來西亞航班上的這兩本護照均被報告在泰國失竊,這也讓泰國造假黑色產業鏈走到了聚光燈下。
  據媒體報道,泰國警方和移民局官員說,他們常常接到游客報告旅行證件被盜,特別是在南部島嶼普吉島等熱門旅游景點。泰國移民局局長帕努說,他認為在這些護照失竊和證件造假案件背後隱藏著某種犯罪團夥或者集團。泰國當局會記錄下失竊護照的信息,以防它們在泰國被濫用,但是無法防止這些證件被偷運出泰國。
  香港風險顧問維克斯則報料說,泰國到處都有辦理各種假證件的地方,尤其是海外證件,因此很容易在那裡發現失竊的護照或者假護照。
  顯然,MH370航班上的兩個“幽靈”在泰國弄到了被偷的路易吉·馬拉爾迪和克裡斯蒂安·科澤爾的護照,冒充他們在芭堤雅買了票,而且似乎資金並不充裕,“只要求最便宜的”,最後上了飛機,一同消失在凌晨夜色中。
  對此,泰國警方一位高級官員9日已表示,由於證實有人利用被竊護照登上馬來西亞航空失聯客機,一個由當地警方和移民官員組成的調查團隊,正在對普吉島上的一個“護照盜竊團夥”進行調查。
  安全專家和移民研究人員表示,使用被盜旅行證件的做法並不罕見,即使是乘坐飛機出行也一樣。旅行證件經常會被用來協助走私和其它犯罪等違法活動,也包括恐怖主義事件。
  國際刑警組織官員證實,策劃1993年紐約世貿中心爆炸案被定罪的巴基斯坦公民尤塞夫,在參與了那場爆炸襲擊之前,就曾憑藉一本偷來的護照從國外進入美國。
  為何馬來西亞不用SLTD數據庫?
  美國樂用生物識別≠每國都有條件
  那冒充的兩個“幽靈”,究竟真面目如何呢?他們能輕鬆訂票,難道還能不受阻礙地出境上飛機?
  馬來西亞國家新聞社9日晚報道,內政部長扎希德證實兩個“亞洲面孔”人士使用兩本失竊護照登機,並對出入境部門沒有及時識別出證件與真人的差異感到“困惑”。“我一直感到困惑,(出入境官員)怎麼不會思考:一個意大利人,一個奧地利人,卻都是亞洲面孔,”這家通訊社援引扎希德的話報道,“我們會展開內部調查,尤其針對那些在吉隆坡國際機場處理MH370航班乘客出入境的櫃臺值班人員。”
  但10日晚間,這種說法又被馬來西亞民航部門否認,“不是亞洲人面孔”,代理交通部長希沙姆丁·敦·侯賽因則說馬方已將兩名假護照持有者的視頻給了情報部門,不久後會公佈。
  英國金融時報10日先期披露了持假護照乘客的身份,為他們預訂機票的是泰國芭堤雅“大地平線”旅行社一名女職員。該職員10日表示,是一名伊朗聯繫人要求她安排那兩人的旅程的。“大地平線”旅行社的擁有者克魯塔奈特說,女職員只知道他叫“阿裡先生”,他在3月1日首次請她預訂飛往歐洲的廉價機票,女職員不認為“阿裡先生”與恐怖主義有聯繫,因為他並沒有明確要求預訂吉隆坡飛北京的航班,只是要求預訂飛歐洲的最便宜的線路的機票。
  其實,不管“幽靈”是什麼面孔,在他們通關時如果比照國際刑警組織的數據庫被竊護照信息,本來可以檢測問題。事實卻相反,兩人都順利上了飛機,這也已引發了有關馬來西亞登機安檢是否嚴格的重要問題。
  對此,扎希德其實有一番辯解,他說,鑒於調查在失竊護照主人確認後剛剛展開,眼下還沒有任何相關結論。並非所有國家都採用了生物識別和條形碼驗證系統。對於馬來西亞而言,沒有這些系統,出入境檢查人員驗證護照真偽的難度較大。
  據國際刑警組織披露,其丟失旅行文件(SLTD)數據庫里有4000餘萬條記錄,每年被搜索超過8億次。也就是說,全球被盜的護照至少有4000萬本。該數據庫用戶去年得以確認超過6萬份被偷旅行證件。該庫最忠實的使用者是美國,每年搜索該數據庫超過2.5億次。英國排名老二,每年使用超過1.2億次,阿聯酋每年也超過5000萬次。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國際刑警組織9日發表的聲明措辭嚴正,呼籲世界各國正視失竊護照可能帶來的安全威脅。國際刑警組織秘書長羅納德·諾布爾先前一直認為,假護照是全球最大安全威脅之一。然而,“系統查詢”這套數據庫的成員國仍然屈指可數,去年未經數據庫護照核對而登機的旅客超過10億人次。
  國際機場協會歐洲分會的航空安全部負責人賴德說,別的國家通常不這麼做。這通常是資源和錢的問題,有時候則是因為沒有興趣。他還指出,仍有許多老式護照在繼續使用,它們比電子護照更容易偽造或篡改。
  (本文部分內容援引新華社報道)
  [新聞延伸]
  吉隆坡機場安檢太寬鬆?
  上海姑娘親歷:過關不問詢,入境沒掃指紋
  榮小嬤
  3月8日凌晨1點35分,我乘坐亞航從上海浦東飛往吉隆坡機場LCCT航站樓。吉隆坡有兩個國際機場,一個是Subang機場,也就是舊的吉隆坡國際機場;另一個是新的國際機場,包括馬航用的KLIA和亞航用的LCCT(廉價航站樓)兩部分,我所經歷的都只是LCCT,不代表其他兩個航站樓。
  早上七點落地,打開手機,就收到馬航一架飛機失蹤的消息,當時看馬航輕描淡寫的“失聯”二字以及遲遲才對外發佈的舉動,覺得也許沒想象的那麼糟糕。
  入境時,也許是時間太早,工作窗口只開了五六個,於是排了大概四五十分鐘才來到窗口辦理入境手續。排隊時就發現窗口配了一臺指紋機,還感嘆高端洋氣。輪到自己辦手續時,我們一行三個姑娘一起遞過去護照,沒有任何詢問的話語,工作人員在機器上操作了下,就把護照敲章還給我們。按規定,如果不是馬來西亞人,入關時會被要求按雙手食指手印。朋友笑說,也許是看三個小姑娘不會有什麼問題,所以略過了。再說說3月10日從吉隆坡乘坐亞航去亞庇的經歷吧。也許是因為國內航班,安檢以及乘機手續都非常簡單。我們仨直接在亞航的自助值機機器上,輸入當時預定機票的訂單號,幾個“next”之後,就直接拿到了登機牌。這裡還要說明一個情況,因為我們需要托運行李,我一個人有個大箱子,其餘兩人就背雙肩包,所以我拿了機票護照去辦理托運。經過像上海地鐵站那種安檢機器後,工作人員給我的箱子拉鏈處貼了個小封帶,然後到亞航行李托運櫃臺辦理托運,併在我登機牌上蓋了章。
  離登機時間還有點久,我們就出機場吃了個午餐,到點後準備安檢再登機。也許是國內航班的原因,從機場外進入候機室,整個過程都不用出示護照,只需出示登機牌。過安檢時,我們將背包放進機器,同伴按照國內的要求,將手機什麼的放入小盆子,並問工作人員,打火機應該丟哪兒,他們指指我們放手機的盆,我們再三確認後就放著過了安檢。進入之後,覺得不太安全,我們最後還是把打火機丟了。
  準備登機時,工作人員終於讓我出示護照,總算安心了一點。
  ■業內人士釋疑
  馬來西亞出入境歸移民局直接管理
  每個國家的出入境管理方法並不相同,比如,我國屬於公安部管理邊檢的方式,而馬來西亞則屬於移民局直接管理出入境方式。這兩種不同的管理方式直接決定了在出境時的審查嚴格程度也不同。
  新版 《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中明確了邊檢機關對出境人員前往國家的簽證進行嚴格檢查,對比持證人的信息,對有懷疑的可以進行人身和行李檢查,並通過數據庫進行篩查,確保通關安全。馬來西亞的出境檢查並沒有這麼嚴格,“很多國家更關註的是入境者的身份確認,而出境後你要去哪裡,是不是有相應的有效簽證他們並不關心。 ”
  中國民航大學教授李曉津釋疑:很多國家的邊檢都尚未和國際刑警組織實現聯網,要核實所拿護照是否就是本人,許多國家還只能靠肉眼判斷,類似指紋、虹膜辨認的護照現在還沒有。
  (原標題:揭開冒用護照“謎中謎”:不是亞洲人面孔,為省錢選了MH370航班)
創作者介紹

2009

iy39iytc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